會員登錄

征文系統

公眾號

對門兒老媽

首頁    文學院    對門兒老媽

 

楊伯良

 

我家對門兒就是街對過的韓三明家,我與韓三明是發小,哥們兒關系處的很好,平時來往甚多,大事小情互相照應,彼此誰家有好吃的都會分享,有時還一起弄兩杯。真是對門兒勝遠親啊。每年初一給族門老人、親戚、鄰居拜年就是多少年的例行公事,尤其是韓三明的老媽,那是必須登門拜年,可今年卻不行了,天還不亮,大喇叭就開始喊了,不拜年,不串門,出門戴口罩……

不拜年,心里總覺得不得勁兒,就忍不住站在門口四下里張望,街筒子里冷冷清清,半天不見人影走動,可不像往年,初一天不亮,人們就穿著光鮮的衣服成群結隊地開始拜年了。非常時期啊,人們對這個新冠狀病毒還是很恐懼的,上級一號召,馬上就都貓起來了。

一連十多天竟然沒看見對門出來過人,或許他家開門時我家正關著門,互相碰不見。

正這么想著,就聽對面大門一開,韓三明出現在門口,我趕緊打招呼,道歉似的跟韓三明說應該給你老媽拜年的啊,可這形勢不讓串門了,你先替我跟你老媽道個歉,等疫情過去我再正式拜年。

韓三明說,沒事啊,我那喜歡節儉的老媽今年突然變的時尚起來。前幾天她跟我說今年除了買衣服,還要買一個能左扒拉右扒拉的手機。她的理由是,你們回家來一人一個手機扒拉來扒拉去,沒人跟她說話,她也要弄個手機扒拉著玩。我心思,她都八十多了,還能使智能手機嗎?沒辦法,老小孩兒。就買了一個華為mt30,老媽可高興壞了,讓我和孩子教她怎么玩遊戲,怎么上微信,怎么拍照片,怎么用語音,還讓我幫她進了親戚群。結果三天之后,她就會發語言微信了。大年三十夜里,在親戚群說,人們就紛紛在群里給她拜年。她很受用,就用語音祝福這個祝福那個。半夜傳來武漢肺炎的消息,人們都害怕了,她用語音囑咐了這個囑咐那個。

每年正月初二,招待姑爺,以往都是在家里炒菜擺酒,今年為了省事,提前兩個月訂了飯店,這一鬧瘟疫,沒辦法,取消。這不,剛才老媽親自給閨女打電話告訴她,今年招待你們的酒飯取消,你們也要取消拜年,老老實實待在家里。親戚群里不間斷地有人轉來各種各類新消息,她就用語音說,別亂發,是政府發的嗎?有人告訴她搶口罩新聞,拒絕檢查,死人,醫生病倒,她說都看到了,用不著轉,你能看到我也能看到別人也能看到,真的假的無所謂,你就相信政府不會騙你,就聽政府的,不信謠,不傳謠,不聚餐,不串門。你看我老媽別看年紀大了,腦子可不老,還很靈活,接受新鮮事物很快呢。

剛才我出來時,她問我干什么去,我說到大門口放放風,她立馬指著我大聲吼,大喇叭廣播的別不記心啊,快在家貓著,膩歪了站門口放放風,別到處走,你去誰家都膩歪。

破五那天,老媽說新聞里說的“戰時狀態”,覺得這詞兒很新奇。是不是應該多買點兒米面油蔬菜存起來。我說不必吧??衫蠇寘s很固執,下床趕緊喊著孫子推個小購物車去了附近的超市,買了米面,豬肉,雞蛋,大白菜,回家清理冰箱,本來就滿滿的冰箱,又買來那么多東西,可我也不能埋怨老媽,她也是為了全家啊。

韓三明說今天是封路口的第八天,我去路口值班,守候在“外地車輛不得入內”牌子旁邊,一天也真的攔住很多外來車輛和行人,雖說新聞播喇叭喊,不得泥土封路,但封路口的泥土就如一道道躲避瘟疫的防御之墻,讓人們覺得心安?;丶腋蠇屨f防控很嚴,但還不能放松。老媽說,就是啊,瘟疫像妖怪一樣看不見摸不著,不能放松,放松就是作孽。老媽還囑咐我,守路口就得像黑臉包公那樣,不能看面子,不能做老好人,你在那兒值班不是為了掙那點兒值班費,是給人們站崗,保人們安全。

看到電視里報道那些奮戰在前沿一線的人們吃不好睡不好還有隨時被感染的危險的畫面,老媽就鼻子發酸,眼里就含著淚。就說那些大夫護士也是親娘生的養的啊,他們在救人,他們的命更值錢。

老媽看到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帳篷里吃方便面的圖片,就說,這就是咱們李總理的飯啊,總理都在武漢忙活,那么清苦,咱們還有什么理由再去添亂呢!安心在家休息吧,保護好自己,不給領導添亂。

正說著,韓三明電話響了,對招招手說,瞧,老媽不出來喊我,打電話叫了。說完,做個鬼臉,轉身回屋去了。

韓三明走后,我想了很多,感嘆對門兒老媽的時尚之外,對這場疫病的是是非非產生了許多莫名的感慨。

庚子年的春節,特殊的春節,特殊的疫情.

我只有送上特殊的祝福,平安!平安??!平安??!

最大的心愿就是全中國人人都平平安安!

 

 

 

楊伯良,男,中國作協會員,天津作協文學院第四、第五屆項目簽約作家,靜海作協主席,已退休。

 

2020年2月20日 20:51
?瀏覽量:0
?收藏
tube7XXXXvideos